第985期

2018.06.05.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案件审判工作及典型案例新闻发布会

嘉宾介绍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副院长 乔英武
环境资源庭庭长 李娟
宣传处副处长 褚红艳

视频简介

2018年6月5日的发布会由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乔英武、环境资源庭庭长李娟、宣传处副处长褚红艳发布。主要内容是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案件审判工作及典型案例。

提问·互动

发布会实录

发布会开始。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案件审判工作及典型案例新闻发布会


       习近平总书记在徐州调研时,夸赞徐州采煤塌陷地整治转型做得好,打造出了绿水青山,并把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这也激励了徐州法院不断加强和改进环境资源审判工作。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论述,强化环境资源审判职能工作,值第47个世界环境日之际,徐州中院第4次召开环境资源审判工作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各界介绍徐州市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的基本情况、工作成效以及下一步的工作重点。
       2017年,徐州两级法院按照市委、市政府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部署以及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道路的目标要求,充分发挥人民法院审判职能作用,建立健全环境资源审判新机制,努力拓展环境资源多元化保护,为提升徐州生态环境竞争力、建设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和徐州市江淮生态大走廊提供有力、公正、高效的服务和保障。
       一、环境资源司法专门化建设不断完善。
       一是大力推进环境资源案件跨行政区划集中管辖。经层报最高人民法院批准,自2017年1月1日起,由徐州铁路运输法院集中管辖原由徐州十一个县(市)区基层法院受理的全部环境资源案件,形成环境资源案件司法辖区与行政区划相分离的集中管辖模式,有效解决全面保护、系统治理、排除地方干扰等问题。二是扎实开展环境资源刑事、民事、行政“三合一”审判模式。环境资源违法行为相比一般的违法行为具有更大的社会危害性,案件往往影响面广、社会关注度高,且具有复合型和牵连性特点,破坏环境资源的行为不仅可能构成违法、犯罪,也会涉及民众个人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损害,可能会同时引发刑事、行政、民事案件。环境资源三大类诉讼案件均扎口由环境资源庭进行归口审理,形成了“三合一、同保护”的审理模式。2017年,徐州法院新收各类环境资源一审案件651件。上述案件不仅涉及环境污染防治保护,还涉及土地、矿业、林业、渔业、水利、畜牧业等资源利用管理,以及野生动植物保护等等,案件数量增长趋势明显、涉及范围广、专业化程度强。
       二、环境资源审判专业化程度显著提升。
       一是创新专业化机制、提升专业化水平。推行由多名陪审员组成的大合议庭制,引入庭前专家会议制度,探索创新环境损害额认定机制,在全国首先做出带有惩罚性的赔偿判决,不断提升审判专业化水准。市中院环境资源庭撰写的案例获全国法院系统案例分析一等奖,相关审理规程和裁判方法为全国法院审理同类案件提供了可借鉴经验。二是加强实践与理论互动、扩大专业化审判效果。注重环境资源审判经验总结和理论研究,2017年撰写的5篇论文均在全国、全省有影响的征文中获奖,环境资源庭法官受邀到中国法学青年论坛、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年会、最高法院环境司法十周年专题论坛、武汉大学珞珈环境法讲坛等法学论坛报告、讲学。市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乔英武牵头开展相关调研,课题为《徐州市环境保护公益金管理制度研究——以推动多元化环境综合治理、提升生态环境竞争力为视角》的调研项目,被徐州市法学会评为《2017年度书记(会长)圈题研究项目》优秀项目。清华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先后到市中院就环境资源审判问题进行调研、实习,市法院环资庭连续3年参加全国大学生环境资源模拟法庭大赛组织评选工作,增进了理论和实践的互动,扩大了专业化审判的影响力。
       三、环境公益诉讼审判工作纵深发展。
       污染环境、破坏资源案件往往都涉及对环境公共利益的损害。徐州法院大力推进公益诉讼审判工作,打造了“环境公益诉讼徐州样本”:一是有效畅通环境公益诉讼案件诉讼渠道。徐州两级法院以立案登记制为原则,依法做好社会组织和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案件的立案工作,积极开展政府生态损害赔偿制度研究探索。2017年全市法院共受理环境公益诉讼案件14件。二是稳妥推进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审理工作。研究审判规律、创新审判机制、提升专业水准,依法妥善处理好发展、稳定和社会公共利益保护的关系。目前已经审结的9件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产生广泛、良好影响,对提升徐州生态法治形象起到积极作用。今年4月,徐州铁路运输法院审结并当庭宣判本市检察机关提起的首例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庭后组织生态破坏者实施环境修复,既惩罚了犯罪又有效维护了公共利益。三是积极推动环境公益金管理规范化。2017年所涉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费用110余万元均已进入徐州市环境保护公益金账户。为更好地促进污染防治、落实环境修复,市中院会同市环保局、市财政局向市人大常委会报送《关于建议<徐州市环境保护公益金管理条例>立法项目的报告》,该立法项目已被纳入徐州市人大常委会2018年立法计划。
       四、环境司法、执法联动机制进一步健全。
       一是以环境司法、执法联席会为平台,合力维护徐州生态环境。主动对接环保、检察、公安等部门单位,组织召开、积极参加全市环境司法、执法联席会议,就环境保护公益金管理、环境损害评估及修复、各类污染环境及破坏资源犯罪案件的定罪量刑标准等问题进行研讨、会商,积极构建信息化、数据化的环境司法、执法联动平台,有力推进徐州生态环境法治进程。二是创新刑事案件集中审理模式,提高环境资源刑事案件审判效率、效果。针对同地区同类型环境资源犯罪案件,检察机关集中审查起诉,人民法院集中审理、宣判,构建了快诉、快审的刑事案件集中审理模式。徐州铁路运输法院对28件非法狩猎刑事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分三批集中审理,仅一天半就完成审理并实现当庭宣判。
       五、环境资源审判职能作用进一步发挥。
       一是强化服务生态文明建设工作大局意识。市中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 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实施意见》,将坚持服务和保障美丽徐州建设切实落到实处。二是及时提出意见、建议,为党委、政府提供决策参考。连续三年向市委、市政府及有关部门报送《环境资源审判工作年报》并就审判工作中发现的问题及时报送信息专报,分析环境司法保护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对策建议。三是积极发挥环境资源审判能动作用。针对环境资源保护工作中出现的问题,2017年向环境资源管理部门发送司法建议3篇,有效防范和堵塞生态环境治理的漏洞,1篇获评全省优秀司法建议。
       六、徐州环境资源审判影响力持续扩大。
       一是打造社会关注高、导向作用好的典型案例。市中院审结的鸿顺造纸公司环境污染民事公益诉讼案,被评为全国“2016年推进法治进程十大案件”,在央视新闻直播间专题播出;鼓楼区法院审结的全国最大网络贩卖、销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2016年度十大刑事案件”,入选《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云龙区法院一审、徐州中院二审的全国最大的非法处置废旧铅酸蓄电池污染环境罪案,入选《江苏法院公报》案例,被最高法院作为“全国法院环境污染典型案例”予以发布。二是积极宣传环境保护司法理念。以世界环境日等契机,召开新闻发布会、集中发布典型案例,大力开展巡回审判,以案说法,全方位、多角度展示环境资源审判工作新发展,发挥司法的教育引导功能。通过邀请代表、委员听审、电视和网络直播庭审、修复方案公开征求意见等各种形式,为公众参与环境保护提供途径和平台。市中院连续三年发布《环境资源审判白皮书》,江苏法制报、武汉大学环境法研究所微信公众号等媒体多次予以报道、转发。徐州铁路运输法院利用“宪法日”对4起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刑事案件进行公开集中宣判、宣传,收到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三是不断扩大生态文明法治建设成效。徐州法院多个案例和工作成果入选《中国环境资源审判(2016-2017)》白皮书,并深度参与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6月举办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成果展”,全面解读徐州环境资源审判发展历程及成效,不断扩大徐州环境资源审判工作在全国的影响力。徐州法院审理的非法处置废旧铅酸蓄电池污染环境罪案,作为依法保障生态文明建设典型案件入选中共中央宣传部等中央多部委联合主办的“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十九大期间江苏代表团参观该成就展,新华日报等媒体予以专题报道。市中院党组书记、院长马荣在徐州司法实践基础上撰写《环境司法专门化的四个维度》一文,在《人民法院报》予以刊登,产生较大影响。在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徐州后,马荣院长受邀参加人民日报社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建设美丽中国论坛”,以专题报告的形式重点介绍了徐州“一城青山半城湖”的生态名片,并介绍了徐州法院开展环境资源审判的创新举措、护航美丽徐州建设的实践经验,进一步提升徐州市依法保护环境的良好形象。
       下一步,徐州法院将准确把握新时代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的新形势、新任务,牢固树立新时代环境资源审判的新理念,深入研究新时代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的特点和规律,充分发挥环境资源审判职能作用,积极回应社会关切,维护人民群众环境权益,明确专业化审判工作思路,更新司法理念,不断提升服务和保障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的能力和水平,护航美丽徐州建设。







徐州法院十大环境资源典型案例


      徐州两级法院按照市委、市政府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部署以及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道路的目标要求,充分发挥人民法院审判职能作用。2017年,徐州法院新收各类环境资源一审案件651件,同比增加148.47%,审结570件,同比增加204.8%。其中,刑事案件241件,民事案件19件,行政案件391件。市中级法院另受理涉土地民事二审案件320件。

      为进一步加大对环境资源刑事犯罪的打击力度,维护民众环境权益,监督和支持环境保护行政机关依法履职,加快推进我市生态文明建设和“法治徐州”建设,徐州法院特从全市两级法院最近一年审结的环境资源案件中精选出十件典型案件向社会公布。其中环境污染犯罪刑事案件3件(包括非法处置危险废物污染环境和擅自篡改环保监测数据非法排污污染环境等行为),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2件,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2件(其中检察机关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1件、社会组织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1件)、环境侵权受害者个人提起的民事赔偿案件2件(其中水污染案件1件、土壤污染案件1件)、涉土地管理行政案件1件。

       我们旨在通过此次典型案例发布以案说法,最大程度公开环境资源案件审判工作,引导公众树立依法保护环境的意识,形成全社会环保氛围,提升我市生态环境竞争力。



案例一、污染环境受刑罚,环境公益须保护

——贾某某等污染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2014年6月至2015年11月期间,贾某某在徐州市鼓楼区琵琶街道附近一民房内,雇佣狄传某、狄后某进行不锈钢门窗电镀生产。在生产过程中,贾某某等在未取得排污资质,亦未采取任何污水处理措施的情况下,直接将50余吨含有重金属铬的废水违法排入周边环境。根据徐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的监测结果,其排放的废水总铬含量为5.17mg/L,PH值为2.03,超过国家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4.17倍,PH值低于排放限值范围,导致当地环境严重污染,生态环境受到严重损害。在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对贾某某等三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后,中华环保联合会遂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害、消除危险,将受损环境恢复原状,或承担生态环境修复费用30915元,支付至徐州市环境保护公益金专项资金账户,并在徐州市市级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

【裁判结果】

      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就案件所涉专业问题组织了专家会议,原告申请出庭及法院聘请出庭的技术专家均认为原告提供的江苏方正环保设计研究有限公司环境损害评估报告中的修复费用30915元偏低,但具体偏低多少尚不能确定。因本案中存在原告诉请生态环境修复费用偏低的可能,故法院依法及时向原告进行相应释明,给其留一定期限以决定是否增加或者变更诉讼请求。

      经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徐州某门窗配件有限公司、贾某某、狄传某、狄后某自愿支付生态环境修复费用50915元至徐州市环境保护公益金专项资金账户。法院根据专家意见等证据进行审查,认为该调解协议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且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并对调解协议依法进行公告,最终对调解协议予以确认。

【法官点评】

      污染环境的行为不仅会侵害所有权人的私益,同时也侵害不特定多数人的环境公益。为此,环境保护法以及民事诉讼法均规定符合条件的社会组织有权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随着该制度的推进,社会组织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能力和意愿均不断加强,越来越多的社会组织通过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方式来实现对环境公益的救济和保护。

      本案系社会组织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在该案审理过程中,一是对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坚持专业化审判。鉴于被告未申请鉴定,也未申请技术专家出庭,为切实查明本案技术事实,法院聘请了两名技术专家出庭就技术问题发表意见。并通过召开专家会议的方式,解决案件中所涉及的专业技术问题。二是在维护社会公共利益中依法发挥人民法院职权作用。经过法院组织的专家会议发现,原告所诉请的修复费用低于所产生的实际修复费用。法院依法向原告释明,建议其增加或者变更诉讼请求。在法院的组织下,该案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被告支付超出原告诉请2万元的生态环境修复费用,实现了对生态环境的有效保护。



案例二、林业资源受保护,私自砍伐要修复

——王某某等人滥伐林木构成犯罪暨首例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2016年6月间, 在明知应当办理而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王某某、程某民、程某林采用油锯锯、绳索拉等方式,将其购买的位于丰县范楼镇菜园村南边南支河北堤处的162棵杨树、1棵刺槐树、1棵梧桐树予以采伐。上述林木均位于林地保护规划范围内,属于一般公益林。经丰县农业委员会鉴定,被伐林木立木蓄积为31.9019立方米。公诉机关暨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江苏省丰县人民检察院在对该三名被告人提起公诉的同时,依法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令王某某、程某民、程某林共同修复因滥伐林木侵害的生态环境,在林业部门的监管指导下栽植810株栾树;如王某某、程某民、程某林不能栽植,则判令其连带承担生态破坏修复所需栽植费用20250元。

【裁判结果】

      徐州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认为,国家对森林实行限额采伐。被告人王某某、程某民、程某林违反森林法规定,滥伐林木,数量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滥伐林木罪。对生态造成的损害,应当依法承担环境侵权责任。遂在依法判决被告人王某某、程某民、程某林承担刑事责任的同时,判决三人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栽植费代管单位丰县农业委员会账户连带缴纳810株栾树的栽植费用20250元。

【法官点评】

      该案系2017年7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修订后,徐州地区首次由检察机关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亦是司法机关对“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生态环境补偿修复”创新模式的首次践行。未经林业行政主管部门许可,即便是自己种植的树木,也不得任意采伐。滥伐林木行为不仅违反刑事法律,同时造成防风御沙作用降低、保湿、保水作用丧失、净化空气能力丧失等生态损害。3名被告人自愿承担公益诉讼起诉人主张的环境侵权责任,积极缴纳栽植费修复环境。该案的审理及公开宣判,取得了一举多赢的效果:一是惩罚了滥伐林木破坏生态环境的犯罪行为;二是通过“补植复绿”的方式有效修复了受损的生态环境及社会公益;三是增强了社会大众的环境守法和环境保护意识;四是凸显了环境公益诉讼这一新制度对保护公共环境和公民环境权益的重要作用。



案例三、排放污水致损害,环境侵权需赔偿

——三被告企业排放污水污染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

【基本案情】

      宋某某系邳州市夹河养鱼合作社社员,长期在房亭河从事网箱养鱼。2013年7月,宋某某发现其网箱养殖的鱼出现死亡现象,遂向邳州市渔政渔船监督管理站电话举报。该站经走访调查核实,出具“邳州市房亭河网箱死鱼情况”一份,确认宋某某网箱鱼死亡11424公斤。邳州市环境监察大队经调查并取样检测后,出具了《关于房亭河网箱养鱼死亡的调查报告》,根据该报告载明情况及法院现场调查情况,确认三家被告企业存在排污行为,该三家被告企业均位于房亭河支流古运河的支流宿古河,宿古河经由碾庄镇汇入古运河,古运河在邳州市土山镇夹河村武河口汇入房亭河。宋某某遂提起民事诉讼,诉请三家企业对其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裁判结果】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邳州市环境监察大队出具的《关于房亭河网箱养鱼死亡的调查报告》可以确认三家企业确有排污行为。而《邳州市房亭河网箱死鱼情况》、《关于房亭河网箱死鱼的调查报告》《工业污染源监测结果表》,并结合“邳州市水系图”及当事人陈述等相关证据,可以认定三家被告企业所排污水是有可能到达污染事故发生地并可能与污染结果存在一定关联性,三家被告企业并未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其排污行为与原告所养殖鱼死亡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应认定其排污行为与被上诉人所养殖鱼死亡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根据环保部门的调查走访报告,房亭河上游铜山区排污等因素才是导致死鱼事件发生的主因,其排污行为应系导致死鱼事件发生的次要原因。法院综合考量本案中明显存在导致鱼死亡损害后果的其他原因,且其他原因在案涉因果关系中具有的原因力较大等情形,酌定三家被告企业就宋某某养殖损失的20%即25132.8元向宋某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官点评】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即环境污染损害赔偿纠纷实行无过错责任原则,在因果关系认定上实行举证责任倒置(排污者应证明排污行为与损害后果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推定排污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环境侵权往往系生活、生产污染等多方面原因所致,在此情况下,因污染物的种类、排放量等相关证据由各排污者掌握,故应由排污者分别就其污染行为不足以造成该方面污染(如生产污染)的损害承担举证责任;如其举证不能,则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本案中,宋某某提供证据证明三被告企业实施了排放污水污染环境的行为及该污水能够流入其养殖水域内并可能是所养殖的鱼受到污染死亡的原因之一,三家被告企业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污染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亦未举证证明存在应当减轻责任或不承担责任的法定事由,依法应当承担一定赔偿责任。



案例四、 粉尘排放须依规,造成损害应担责

——某电力公司排放粉尘污染环境侵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

      2014年9月8日洪某某与柳新镇杨场村委会签订《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承包水稻田秧板田用于农业生产经营使用。2015年洪某某承包地中种植的水稻出现减产,遂于2015年10月26日向农业生产事故技术鉴定管理办公室申请鉴定,申请鉴定事项为水稻减产的原因及产量损失,被申请方为徐州某电力有限公司。在经现场调查、询问、查阅相关资料的基础上, 2015年11月2日农业生产事故技术鉴定管理办公室作出鉴定结论,认为主要原因是土壤含粉煤灰所致,合计损失14725.4公斤。洪某某遂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该电力公司赔偿水稻损失折价款38286.04元。

【裁判结果】

      经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农业生产事故技术鉴定管理办公室具有作出涉案鉴定书的资质。洪某某所申请的鉴定事项是水稻减产的原因及产量损失,属于《江苏省农作物生产事故技术鉴定实施办法》所规定的技术鉴定受理范围,农业生产事故技术鉴定管理办公室对该鉴定申请有进行农作物生产事故技术鉴定的职权且鉴定程序并无不当,其所出具的鉴定结论可以作为裁判的依据。在洪某某已经初步证明电力公司排放污染物且污染物可以到达其承包地具有高度可能性、其受到损害以及电力公司散发的粉煤灰与其损害后果之间具有关联性的情况下,电力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亦未证明存在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因此,电力公司构成环境侵权,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遂依法支持了洪某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点评】

      环境污染通常指企业等所产生的废气、废水、粉尘、垃圾等物质和噪声、震动、恶臭排放或者传播到大气、水、土地等环境之中,使环境受到一定程度危害的行为。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是被侵权人亦应提供证据证明:(一)污染者排放了污染物;(二)被侵权人的损害;(三)污染者排放的污染物或者其次生污染物与损害之间具有关联性。在被侵权人已经初步完成其举证责任时,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本案的审理不仅厘清了环境侵权作为一种特殊侵权,侵权人和被侵权人所应承担的不同举证责任,同时意在提醒被侵权人在发现环境侵权时要有取证意识。因环境侵权具有隐蔽性、潜伏性、专业技术性,因此其损害后果、致害原因和因果关系往往较难以查明。本案中,洪某某在发现其水稻减产后,及时到相关部门申请鉴定以查明原因,及时有效的固定了证据,对救济其权益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案例五、处置危废需资质,构成犯罪要重罚

   ——穆某建等人跨省非法处置危险废物构成污染环境罪案

【基本案情】

      2014年6月至2016年6月间,被告人穆某建在未取得危险废物处置资质及某公司授权的情况下,以营利为目的,冒充某公司的员工,携带伪造的某公司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营业执照等复印件和超过期限的授权委托书等材料,与负责被告单位某车业公司和某新能源公司安全环境管理工作的被告人鹿某明取得联系,从二被告单位运输废油漆渣。经统计,被告人穆某建从某车业公司运输废油漆渣310余吨,从某新能源公司运输废油漆渣90余吨。其后被告人穆某建将上述废油漆渣以每桶50-200元不等的价格跨省倒卖至山东省诸城市的私人作坊中,用于制作低端油漆。经徐州市环保局认定,废油漆渣系《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HW12的染料、涂料废物,属于危险废物。

【裁判结果】

      徐州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单位某车业公司、某新能源公司,被告人穆某建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处置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被告人鹿某明作为被告单位某车业公司和某新能源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均构成污染环境罪。最终分别以污染环境罪判决被告单位某车业公司、某新能源公司,并判处罚金一百二十万元、三十万元;判处被告人穆某建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判处被告人鹿某明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禁止被告人鹿某明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与处置危险废物相关的活动。

【法官点评】

      本案涉及跨省非法处置危险废物,涉案案值较大,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坚守客观证据标准,不放纵犯罪,发现涉嫌单位犯罪线索后,依法及时建议检察机关追加被告单位并明确各被告单位的犯罪数额,裁判时对判处缓刑的罪犯适用禁止令。宣判后各被告单位及被告人均表示认罪服法,取得较好的法律与社会效果。



案例六、废弃胶片擅处置,废水外排得入刑

——仝某义等人利用医疗废弃胶片非法炼银构成污染环境罪案

【基本案情】

      2015年至2016年间,被告人郑某飞以非法牟利为目的,在明知被告人仝某义私设的提炼白银小作坊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和污水处理设备、可能对环境造成污染的情况下,多次向被告人仝某义出售CT胶片、X光片等医疗废弃胶片70余吨。被告人仝某义伙同谢某玲(另案处理)在其家中私自建立加工作坊,采用高温分解的方法从自被告人郑某飞及王某辉(另案处理)等人处购买的80余吨医疗废弃胶片中提炼白银,并将提炼过程中产生的废水直接排放到其家门口的汪塘内。2016年7月22日,睢宁县公安局联合睢宁县环保局依法将存放在该炼银点的医疗废弃胶片3.66吨及提炼后的成品银块22.66千克暂扣。经徐州市环保局认定,该加工点被暂扣的胶片属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HW16感光材料废物,系危险废物。

【裁判结果】

      新沂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仝某义、郑某飞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处置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最终判决二被告人犯污染环境罪,分别对仝某义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对郑某飞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

【法官点评】

      本案被告人仝某义、郑某飞为谋取私利,违反国家规定,随意处理医疗垃圾,采用高温分解的方法将收购来的医疗废弃胶片非法处置,提炼白银,并将生程中产生的废水直接排放至家门口的汪塘内,对周边水源造成严重污染, 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气亦会对大气造成污染。根据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非法处置危险废物数量超过3吨,对环境造成污染的,均构成污染环境罪。本案的典型意义不仅在于以刑事司法手段打击随意处置医疗垃圾污染环境的行为,而且旨在通过裁判规范和引导社会及有关部门加强对医疗垃圾的收集、管理和处置工作。



案例七、监测数据勿篡改,非法排污可入刑

——胡某明干扰环保自动监测设施构成污染环境罪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胡某明系某环保科技公司指派的污水处理操作工,负责徐州某食品公司(省控重点排污单位)的污水处理工作。标准正常的污水处理工艺需要添加试剂去除水中的固体杂质,打氧4个小时,沉淀1个小时,最后排放的水达到国家《肉类加工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13457-1992)表3中禽类屠宰加工的一级标准方可。

      环保监测仪每两小时对排放的污水进行自动监测。2017年10月21日,胡某明值夜班,为节省污水处理时间,私自将在线监控系统取样管从接缝中抽开,插入装有达标水的玻璃瓶内,用达标水样替换自动监测设施在某食品公司污水排放口所取的实际水样,并用自来水稀释该公司排放口的污水,干扰自动监测设施采样,伪造自动监测数据,将含有污染物的污水直接予以排放,严重污染环境。

【裁判结果】

      徐州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胡某明违反国家规定,干扰重点排污单位的自动监测设施,排放污染物,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已构成污染环境罪。法院最终判决被告人胡某明构成污染环境罪并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同时判决禁止被告人胡某明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污水处理及与排放污染物相关的活动。

【法官点评】

      依照我国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重点排污单位篡改、伪造自动监测数据或者干扰自动监测设施,排放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造成环境污染的,构成污染环境罪。本案被告人以非法手段干扰和逃避环保部门监管,将含有污染物的污水肆意排放,不仅违反环保管理法律法规,且污染物渗透到土壤和地下水中,会对生态环境造成损害且难以修复,必须对此类行为实行 “零容忍”,坚决予以打击。



案例八、“三有动物”不可捕,非法收购受刑罚

——张某学等非法猎捕及收购三有动物分别构成非法狩猎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案

【基本案情】

      2016年8月至9月,被告人张某学在明知被告人张某志等4人搭载其车辆去捕猎青蛙的情况下,多次驾驶自己的车辆将该四被告人送至邳州市港上镇、铁富镇等地。被告人张某志等4人携带强照灯、网兜、蛇皮袋等工具,在上述地点的田间、沟边,采用强光照射的方式捕获青蛙和蟾蜍。其中2016年9月1日凌晨,被告人张某志等4人捕获青蛙和蟾蜍共计1200余只,全部销售给被告人张某国等2人。后经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告人张某志等4人捕获的动物为黑斑蛙(Rana nigromaculata)、金线蛙(Rana plancyi)和中华蟾蜍(Bufo gargarizans),三种动物均属于国家保护的有益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简称“三有动物”)。

【裁判结果】

      徐州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张某学及张某志等5人违反狩猎法规,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5人行为属于共同犯罪,均构成非法狩猎罪,分别对该5人判处管制一年;被告人张某国等2人明知是非法狩猎的野生动物而收购,其行为均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分别对该2人判处罚金。

【法官点评】

      青蛙等动物是比较常见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对于维持生态平衡、促进生态系统中物质循环具有重要作用。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对违反狩猎法规,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抓捕青蛙等“三有动物”、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行为,要予以刑事惩罚。对明知是犯罪所得的青蛙而予以收购的行为,亦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应当受到刑事处罚。本案中的行为人,既有直接实施非法捕猎野生动物行为的, 也有驾车协助非法捕猎的,也有收购被捕获野生动物的,这些均可能构成犯罪。本案的典型意义,旨在提升社会公众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不要食用这些受法律保护的“野味”,更不可非法猎捕、收购。



案例九、珍贵动物要珍惜,猎捕一只可入罪

——蒋某记非法猎捕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构成犯罪案

【基本案情】

      2016年10月下旬至11月4日期间,被告人蒋某记携带粘网、播放机等工具,在丰县宋楼镇孙洼村北的田地里,采用播放音乐吸引并用粘网猎捕等禁用方式捕获日本鹌鹑56只和长耳鸮(俗称“猫头鹰”)1只。经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野生动物刑事物证鉴定中心鉴定,被告人蒋某记捕获的动物长耳鸮(Asio otus)属于鸮形目(Strigiformes),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

【裁判结果】

      徐州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蒋某记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规,非法猎捕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长耳鸮,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最终以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决被告人蒋某记有期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一千元,并对作案工具予以没收。

【法官点评】

      长耳鸮,俗称“猫头鹰”,是生活中较为常见的鸟类。但却鲜有人知晓“猫头鹰”属鸮形目,系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野生动物尤其是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对于保护生物多样性、维持生态平衡具有重要意义,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亦具有较高的科学研究价值、经济价值甚至政治价值,故我国法律对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采取较大的保护力度,即使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一只,也可能构成犯罪而受到刑事处罚。




案例十、土地争议莫小视,行政机关应履职

——孙某河诉某镇人民政府不履行土地确权法定职责案

【基本案情】

      孙某河与孙某斌系同胞兄弟。2017年2月,孙某河因宅基地使用问题与孙某斌发生纠纷。孙某河于2017年2月13日向某镇人民政府寄送《土地权属争议案件申请书》,请求为其所使用宅基地进行确权,即对其与孙某斌的宅基地确边定界。某镇人民政府于2017年2月15日收到该申请书但未作处理,孙某河遂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某镇人民政府不作为行为违法,责令其履行土地确权法定职责。

【裁判结果】

      徐州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某镇人民政府负有处理因土地使用权引发的争议的法定职责。某镇人民政府于2017年2月15日收到确权申请后,既未依法对申请事项进行审查并在法定期限内提出是否受理的意见,更未对申请事项作出相应的处理,构成行政不作为,遂依法判决确认某镇人民政府未依法履行处理土地权属争议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责令某镇人民政府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对孙某河的土地确权申请作出行政处理。判决作出后,双方均未提起上诉。

【法官点评】

      近年来,随着农村经济社会发展,越来越多老百姓对老房进行翻新,邻里之间因宅基地使用问题引发的纠纷屡见不鲜。《土地管理法》与《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对乡镇人民政府负有土地权属和使用争议调处的职责进行了明确的规定,但由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纠纷的法律责任落实不到位,调处机制不完善,导致较多纠纷长期不能得到有效化解,争议双方形成积怨,甚至大打出手酿成刑事案件,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的稳定与和谐。本案虽然是一起乡镇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普通行政案件,但是土地权属和使用争议中官民矛盾常见多发的典型类型。通过本案裁判,可以警示各级土地争议处理部门引起重视,积极作为,理顺各类土地纠纷处理程序,积极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及时调处土地争议,保证并促进农村社会和谐稳定与经济发展。


媒体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