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期

2021.04.22.徐州法院知识产权保护新闻发布会

嘉宾介绍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徐州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 岳彩领
徐州中院民三庭庭长 单雪晴
徐州中院宣传处副处长 褚红艳

视频简介

2021年4月22日的发布会由徐州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岳彩领、徐州中院民三庭庭长单雪晴、徐州中院宣传处副处长褚红艳发布。发布会的主要内容是徐州法院知识产权保护的相关情况。

提问·互动

发布会实录

发布会开始。


徐州法院知识产权保护新闻发布会


新闻媒体界的各位朋友:

      大家下午好!

      第21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即将来临,也正值我院知识产权庭成立10年,我院召开这次新闻发布会,向诸位并通过诸位向社会通报2011-2020年度我市知识产权审判工作情况和10件保护知识产权典型案例,增进社会各界对我市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的了解,共同营造尊重知识、鼓励创新的文化氛围。同时,也利用这个机会向长期以来关心、支持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的各界朋友们表示诚挚的感谢。

      一、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的三个面向。

      (一)立足主职主业,狠抓执法办案。

      2011-2020年,徐州法院共受理各类知识产权案件5437件。其中,民事案件5028件,刑事案件404件,行政案件5件。审结案件5297件,其中民事案件4902件,刑事案件392件,行政案件3件。在知识产权民事案件中,受理商标类案件2453件、著作权案件2100件、专利案件139件、不正当竞争案件169件、知识产权合同案件167件。

      (二)强化司法调研,打造精品案例。

      50多篇调研文章在各类期刊发表或获奖,《网络环境下版权保护法律冲突问题刍论》发表在国家级核心期刊《中国出版》、《作品名称构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权益归属》发表在《人民司法》。《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专题报告》、《司法大数据下的知识产权类犯罪专题分析》分别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二等奖、三等奖。《作品名称构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权益归属》获得《人民司法》年度征文二等奖。“盘锦大米”商标权纠纷案被评为中国十大地理标志商标经典维权案例;“速酷影视”、“7KK图片网”侵犯著作权案分别被国家版权局评为十大典型案例;“薛某某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案”被最高人民检察院评为检察机关保护知识产权典型案例;“鬼吹灯”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案被评为2019年全国十大娱乐法案例;“9.27侵犯网络游戏著作权案”和“笔趣阁小说网侵犯著作权案”被评为2019年度江苏省打击侵权盗版十大案件。

      (三)探索创新机制,提升办案质效。

      在刑事审判方面,与公安、检察机关签署《关于加强知识产权刑事案件被害人权利保护的若干意见》、《徐州市知识产权犯罪案件证据收集指引》《关于建立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司法研讨机制的意见》,共同提高执法办案水平。在民事审判方面,与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建立商标类知识产权案件诉调对接机制,促进诉源治理,推进多元解纷;持续推进与相关部门的联席会议制度,统一执法尺度,形成知识产权保护合力。落实最严格司法保护政策,推进惩罚性赔偿的适用。创新查明技术事实的方法,与相关部门共同积极探索技术专家参与知识产权案件审判机制改革,落实专家辅助人制度。推进送达和鉴定制度改革。

      二、 审判延伸服务大局的四项举措。

      (一)积极参与社会管理创新,为徐州建成国家知识产权示范城市提供优质保障。针对案件审理中发现的我市在知识产权创新、管理、运用、保护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坚持每年制作《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年报》并报市委、市政府,为做好我市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提供决策参考。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工作的意见》,就落实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政策、健全知识产权司法工作机制、提升知识产权裁判能力等内容进行详细阐述。针对徐州市重点企业制作、发放调查问卷,并根据调查结果撰写《徐州市企业知识产权状况报告》,提升企业创新驱动意识、风险防范意识和司法保护意识。

      (二)积极回应企业需求,努力营造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的营商环境。开展“法官进企业”、“和谐共建”等活动,在“创意68”文化产业园等地设立司法服务站和知识产权保护基地,多次到徐工集团、江苏中能硅业、徐州燃控科技等大中型高新技术企业走访调研,指导帮助企业建立、健全知识产权研发、管理、运用和保护机制。分别在徐州经济发展和知产保护的前沿地带中国(徐州)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知识产权案件巡回审判点,放大知产保护的窗口效应,营造知识产权保护的良好氛围。

      (三)积极发送司法建议,助力知识产权行政监管。针对我市部分小商品零售市场存在监管漏洞等问题,分别向市药监局、市文广新局、市网吧协会、新世纪装饰城等多家单位及行业协会发出司法建议,引起有关方面高度重视,收到明显效果。针对我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不符合知识产权案件集中管辖规定的情况,积极向有关单位发出司法建议,引导行政机关向行政相对人准确交代提起行政诉讼的管辖法院。

      (四)积极参与行业治理,推动行业良性健康发展。针对部分零售行业、文化产业存在市场监管漏洞及经营业主知识产权意识淡薄引起的群体性诉讼等问题,建立与相关主管部门的长效沟通协作机制。配合市文广新局组织KTV等行业经营者集中法律培训、旁听法院庭审,提高行业业主维护公平竞争、尊重知识产权的意识,推动相关行业付费使用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

      三、知识产权案件呈现的四大特点。

      (一)知识产权民事、刑事案件数量持续稳步增长。

      总体呈大幅增长的原因包括:商业维权成为知识产权诉讼的重要途径,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代理公司、集体管理组织等专业机构通过收取代理费、参与索赔分成或直接打包经营的模式进行市场化运作。“双打”行动的持续深入开展,公安机关侦查力度加大,权利人向公安机关提供打假线索的积极性提高。

      (二)知识产权侵权类型由单一向多样化发展。

      2014年以前,我市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类型相对固定,侵权行为比较单一。2015年以后,大量商标及著作权案件较以往都呈现出侵权类型及载体更新、侵权主体认定更难、侵权行为判断更复杂等特点。案件类型不断增加,知识产权合同纠纷拓展至网络服务合同、特许经营合同、技术委托开发合同、技术转让合同、技术咨询合同、技术秘密转让合同等合同类别。不正当竞争案件的纠纷类型扩大至虚假宣传、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和字号、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多种类型。“互联网+”知识产权案件逐渐增多。

      (三)所涉行业领域明显扩大,知识产权保护覆盖范围更广。

      审结的2449件商标权纠纷案件涉及了国内外200多个商标品牌,审结的2094件著作权案件涉及10余种作品类型。这反映出知识产权案件所涉行业类型及权利主体较之以往均有较大幅度增长,知识产权权利人的维权意识正在逐步增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在实践中覆盖的领域更广。

      (四)涉外涉港澳台知识产权案件从无到有,保护对象不断跨域。

      2011年,徐州法院没有涉外主体提起的知识产权案件,而2020年,徐州法院审理的涉外知识产权案件达到39件,涉及商标类案件、著作权类案件、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及知识产权合同类案件,提起诉讼的主体包括宏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森科产品有限公司、株式会社纳益其尔等知名度较高的公司。涉外主体在国内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案件不断增多,反映出国内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不断提高,得到了涉外知识产权权利人的认可。

      四、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三点建议。

      (一)强化协同,打造知识产权全链条保护。

      综合运用司法、行政、技术、社会治理等多种手段,打通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服务全链条,构建严密高效的保护体系,让知识产权的经济社会效益加速显现。对于重复侵权、恶意侵权行为,树立惩罚导向,果断采用惩罚性赔偿,建立曝光平台与失信人名录,并实时向社会发布。对于涉及食品、药品领域等严重侵害消费者权益的知识产权犯罪行为,慎重适用缓刑,加大制裁力度,提高犯罪成本。对于数量较多但危害不大的关联案件,与行政机关、人民调解组织、仲裁机构、行业协会协调配合,促进纠纷诉前化解,推动从源头上减少诉讼增量。通过诉调协同、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及其他解纷组织的协同,逐步形成覆盖面广、专业水平高、体系健全的知识产权立体保护格局。

      (二)强化管理,形成“打”、“防”一体管理体系。

      继续坚持“双打”行动,打击知识产权违法行为,有效遏制知识产权违法行为多发、频发态势。同时进一步强化日常管理,引导权利人、经营者通过市场交易解决知识产品的传播、利用问题。针对网吧、歌厅等行业的经营者需要集中使用知识产权但知识产权权利人过于分散的实际情况,引导行业协会派出代表,参与集体谈判,争取一揽子解决知识产权授权问题,预防规模侵权诉讼的发生。建立打击与预防相结合的知识产权管理机制,逐步形成“打”、“防”一体管理体系。

      (三)强化自律,培养“保护”与“尊重”并重的知识产权文化。

      企业要重视知识产权价值,进行知识产权布局,通过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实现产业转型升级,依靠产品质量,塑造企业形象,培育高价值专利,形成精品化版权,创建高知名品牌。采取信息保密、版权登记、专利申请、商标注册、合同约束等不同措施,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同时要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自觉树立“使用需授权、仿冒必侵权”的知识产权交易规则,拒绝“攀附”、“搭便车”等不正当行为,做到诚信守法、规范经营。





徐州法院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



案例一:“鬼吹灯”知名商品特有名称侵权案

      【简要案情】

      张某某系《鬼吹灯》系列小说的作者,其将该些作品著作权及相关衍生权利转让给上海A公司,该公司又将该些作品的著作权及相关的衍生权利转让给其徐州分公司。张某某授权B公司、C公司将《牧野诡事》文字作品改编成涉案影视剧的过程中,冠之以“鬼吹灯”标识,侵害了A公司徐州分公司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权益。同时,C公司在涉案影视剧的宣传中大量使用“没有牧野诡事 就没有鬼吹灯”、“最正宗的鬼吹灯系列”等宣传用语,构成了虚假宣传行为。A公司徐州分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法院经审理,判决B公司、C公司、张某某立即停止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即立即停止在《牧野诡事》网剧、片花中使用“鬼吹灯”作为商品名称的行为;C公司赔偿A公司徐州分公司经济损失;B公司、张某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典型意义】

      “鬼吹灯”一词在古籍、古诗中没有明显的封建迷信色彩,而从张某某创作时使用“鬼吹灯”的主观目的、相关公众的一般认知以及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造成的影响看,“鬼吹灯”作为涉案小说名称使用并不带有封建迷信色彩,构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张某某没有对《鬼吹灯》系列小说进行长期、广泛、持续、规模的宣传、运营,A公司才是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贡献主体,“鬼吹灯”作为小说名称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应归属于A公司。A公司将《鬼吹灯》系列小说全部著作权及相关衍生权利转让给其徐州分公司,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权益作为衍生权利当然亦转让给了徐州分公司。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权益归属于徐州分公司后,B公司、C公司,包括作者张某某在内,均应予以尊重,其擅自使用的行为构成侵权,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案例二:APP名称侵犯商标权纠纷案

      【简要案情】

      徐州某公司在第9类商品和服务(已录制的计算机操作程序)上获准注册“ ”商标。北京农管家公司在第36、41、44、42类商品和服务上获准注册“ ”商标,该公司还开发了“ ”APP,旨在设立创新农业供应链互联网服务平台,服务现代农业生产。徐州某公司主张北京农管家公司未经其许可,在APP软件名称以及企业名称中使用“农管家”构成商标侵权。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徐州某公司的诉请。

      【典型意义】

      本案系全省首例APP名称涉商标侵权案件。判断APP是否构成商标侵权,不应简单将APP名称等同于商标分类表中的同类商品或服务,而应当注意到APP兼具商品和服务的双重属性,其类别的划分,要根据APP的应用目的以及所提供商品或服务类别的性质进行综合判定。当前“互联网+”时代背景下,各行各业均开始借助互联网平台开发移动应用程序,进行资源整合和业务扩展,故应对相关企业的经营发展和良性竞争留有一定的空间。如认定某一企业在计算机软件上完成了商标注册即可当然排除他人在其他商品或服务上借助移动应用软件进行经营,不利于当前互联网经济的发展。本案中形成的审理思路和裁判规则对此类案件有很好的示范作用。

     

案例三:《斗罗大陆》小说游戏改编侵权案

      【简要案情】

      小说《斗罗大陆》系唐家三少创作的奇幻小说,首发于“起点中文网”并获得诸多荣誉,具有较高知名度。玄霆公司经受让取得该小说在全球范围内的游戏改编权。经玄霆公司调查,某公司开发运营的手机游戏软件“新斗罗大陆(神界篇)”宣称“策略游戏《新斗罗大陆》就是以网络人气作家唐家三少的同名小说《斗罗大陆》为原型的作品”等信息。经玄霆公司对该手游进行下载,注册并进入游戏后发现,不仅涉案游戏人物名称大量来自《斗罗大陆》小说,而且游戏剧情及人物也与《斗罗大陆》小说内容一致。玄霆公司认为其享有《斗罗大陆》小说的游戏改编权,某公司擅自将该小说改编为手机游戏并在某手机游戏网上大肆宣传推广,供网络用户下载,侵犯了玄霆公司的作品改编权。法院经审理,判决某公司赔偿玄霆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0万元。

      【典型意义】

      随着近年来网络文学改编的日益繁荣,知名网络小说频繁被改编为影视剧、游戏等,网络文学的产业生态越来越丰富,知名IP作品给权利人带来的版权效益也越来越丰厚。本案中的小说作品《斗罗大陆》即属于拥有强大粉丝队伍、自带流量的知名IP,小说中的人物、魂兽角色、技能结合人物关系、魂兽关系、故事情节等,反映了作者精心的取舍、选择、安排和设计,体现了作者的艺术品位和风格,属于小说独创性的基本表达,应受著作权法所保护。小说《斗罗大陆》在被控侵权游戏开发前已公开发表,某公司作为一家集网络游戏研发、运营、销售一体的大型企业,未经玄霆公司许可,在其开发的网络游戏中使用了小说《斗罗大陆》中的独创性表达,侵害了玄霆公司对该小说作品的游戏改编权。本案对于规范游戏改编市场,促进网络文学改编的良性发展,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具有重要意义。

     

案例四:恶意差评构成商业诋毁案

      【简要案情】

      2020年3月21日、2020年3月27日,李某将合浩公司的网店地址通过微信发送给案外人梁某,多次要求梁某在合浩公司经营的网店购买吉列威锋剃须产品。梁某在合浩公司网店购买产品后,李某在没有看到所购产品的情况下,将提前编写好的评价内容、图片、视频发送给梁某,梁某随即根据李某提供的内容在合浩公司的网店进行了评价。评价内容包含“不是正品、性价比超低、真垃圾、他家这玩意是真的不行、都骗人的、都给我干破了,满嘴流血啊、跟广告的宣传图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绝对的假货”等带有明显消极负面的内容。李某在与梁某的微信聊天记录中,多次告诉梁某表述“好评给满了,你这个给个差评吧”、“还有朋友不,还需要两单差评”、“今晚能拍吗,我得提交任务,不然五百块钱就没了”。李某主张其是消费者,有权自行评价购物体验,与合浩公司不存在竞争关系,不构成商业诋毁行为。合浩公司主张李某构成商业诋毁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法院经审理,判决李某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合浩公司损失50000元。

      【典型意义】

      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网络购物、评价购物体验成为常态,并衍生出了职业评价人群体。该类职业评价人群体主要通过购物评价行为来提高相关网店的知名度或者借助恶意差评打击竞争对手,并获取利润。恶意差评行为人是否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经营者、恶意差评行为是否应受《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存在一定争议。本案区分了消费者正当行使评价购物体验的权利与恶意差评人恶意差评行为的差异,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立法宗旨出发,明晰了消费者评价购物体验的权利行使边界,明确界定李某的此种评价行为已经超出正当行使权利的界限,实为不正当竞争行为,应当予以制止。本案裁判彰显了抵制不正当竞争行为、净化互联网消费市场、引导互联网经济健康发展的司法理念。

     

案例五:“盘锦大米”地理标志商标侵权案

      【简要案情】

      盘锦大米协会是第3514579号“盘锦大米PANJINDAMI及图”证明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服务项目为第30类大米。盘锦市人民政府2004年12月22日发布了《盘锦大米证明商标管理实施细则》,将使用该证明商标的盘锦大米原产地域范围规定为:盘锦市现有所辖大洼县产区、盘山县产区、兴隆台区产区和双台子区产区,地理位置在北纬40度27分至29分,东经121度25分至122度30分之间;同时对如何使用该证明商标作出了相应规定。经盘锦大米协会调查,某食品厂生产的大米包装袋上突出标注“盘锦大米”字样,并在产品说明部分标明产品名称为盘锦大米,原产地辽宁。法院经审理认为,在某食品厂不能证明其生产、销售的大米商品原产地为辽宁盘锦的情况下,其在大米商品上突出标注“盘锦大米”的行为,侵犯了盘锦大米协会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遂判决某食品厂停止生产、销售涉案侵权商品,并赔偿盘锦大米协会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3万元。

      【典型意义】

      地理标志商标系证明商品原产地(商品的特定品质主要由原产地的自然因素所决定的)的标志,用以证明使用该商标的商品具有特定品质。地理标志商标注册人的权利以保有、管理、维持证明商标为核心,应当允许其商品符合证明商标所标示的特定品质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正当使用该证明商标中的地名,同时有权禁止他人在并非产于商标所标示的原产地的商品上使用该证明商标。在此类诉讼中,商品生产者对商品是否产自地理标志商标所标示的原产地负有举证责任,否则即不属于正当使用,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本案是江苏省内首例判决侵害地理标志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入选2015年中国十大地理标志商标经典维权案例,对于厘清地理标志商标侵权案件的审理思路具有示范意义。

     

案例六:楼盘名称商标侵权暨不正当竞争案

      【简要案情】

      BL公司是一家知名的房地产公司,其注册了含有“BL”字样的图文商标,其销售开发的“BL城市广场”物业项目已覆盖了全国各大省市并获得了诸多荣誉称号,在地产界颇具影响力。某公司未经BL公司允许,在其注册的企业名称中使用了BL字样,并使用“BL广场”来命名其销售的楼盘。BL公司认为某公司的这两种行为既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又构成了不正当竞争,随即诉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权并赔偿各项损失300万元。法院经审理认为BL公司的主张成立,并判令某公司停止侵权,赔偿BL公司各项经济损失200万元。

      【典型意义】

      本案是徐州市第一个楼盘名称侵权案件,楼盘名称作为一种重要的商业标识,在房地产推广与销售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它的品牌效应会极大地影响购房者的最终决定。然而由于对楼盘名称的审核缺乏相关的具体规定,以致攀附他人楼盘商誉的侵权行为有了可乘之机。本案的判决发挥了司法裁判的导向作用,对于强化房地产行业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维护公平竞争的房地产市场秩序具有典型意义。

     

案例七:“7kk”图片网站侵犯著作权案

      【简要案情】

      2015年以来,雷某投资建设“7kk”图片网站,并安排谢某负责该网站的管理与图片编辑。在未经著作权人授权、许可的情况下,二人擅自将从其他网站上下载的图片在“7kk”图片网站上非法复制发行,以此增加网站访问量,并通过在手机端网页上植入广告的方式收取费用牟利。至案发,“7kk”图片网站从百度联盟获取广告收入240万余元,非法复制发行图片累计290万余张。经抽取该网站上3798张照片进行鉴定,均与著作权人的原版照片构成实质性相似。法院经审理,判处雷某犯侵犯著作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三十万元;谢某犯侵犯著作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同时追缴了违法所得。

      【典型意义】

      本案系侵犯图片著作权的典型案件,被告人分工明确,主观故意明显,涉及的图片数量及非法经营数额巨大。著作权犯罪属于典型的谋利型犯罪,在对被告人判处有期徒刑的同时,根据其犯罪情节判处高额罚金刑,有利于制裁犯罪和预防再犯罪。本案的处理对于规范图片市场版权秩序具有重要意义,并入选国家版权局、全国“扫黄打非”办联合发布的2019年度全国打击侵权盗版十大案件。

     

案例八:宋某某、贾某某假冒徐工注册商标罪案

      【简要案情】

      宋某某、贾某某未取得商标权利人徐工集团许可,共同出资购买挖掘机零部件,仿制了一台徐工集团XE240D型号挖掘机,并在该机机身和铭牌上粘贴使用徐工集团“ ”等注册商标。两人共谋拟以人民币45万余元的价格销售该机器。宋某某通过微信朋友圈以“库存新车徐工240”的名义发布销售广告,尚未售出即被徐州市泉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获。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宋某某、贾某某违反国家商标管理制度,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非法经营数额在25万元以上,情节特别严重,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遂判处宋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三万元;判处贾某某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三万元。

      【典型意义】

      本案中,贾某某原系徐工集团职工,但其为了谋取私利,在未经徐工集团许可的情况下,与宋某某合谋生产、销售假冒徐工集团的机械产品,严重损害了徐工集团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同时工程机械与工程质量、工程安全密切相关,如假冒的工程机械投入实际使用,必将严重影响重大工程的顺利建设,影响复工复产的顺利进行。本案的裁判,对于保护徐州市重点企业的知识产权、助推复工复产具有典型意义,彰显了疫情背景下最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理念。

     

案例九:“天天街机捕鱼”游戏侵犯著作权案

      【简要案情】

      M公司于2013年开发出一款“千炮捕鱼”游戏。王某、郑某系M公司员工,于2013年下半年起陆续加入该游戏项目,王某担任策划工作,郑某担任程序员,负责部分源代码的编写工作。2014年2、3月份,王某和秦某(另案处理)私下联系,约定由王某开发一款与上述游戏类似的游戏,由秦某负责推广。2014年3月,王某联系陈某参与游戏开发项目,在王某的授意下,陈某与秦某的公司签订《安卓游戏代理合作协议》。2014年5月,王某找到郑某让其编写程序,二人商量后决定使用郑某掌握的M公司的“千炮捕鱼”游戏源代码。在此源代码的基础上,郑某花费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开发出“天天街机捕鱼”手机游戏软件,后在此基础上又推出了多种版本,由秦某推广到百度、360等平台运营并牟利。案发后,经侦查机关远程勘验,该手机游戏新增用户525万余人,付费金额4411万余元。秦某共打款128万余元作为分配给王某、郑某及陈某的收入,王某、郑某各自从中实际分得30余万元。经鉴定,从郑某使用的电脑中扣押到的相关源代码及秦某上传至互联网的“天天街机捕鱼”游戏源代码均与M公司提供的“千炮捕鱼”游戏源代码构成实质性相似。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郑某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其计算机软件,并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侵犯著作权罪。遂判决:王某犯侵犯著作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六十万元;郑某犯侵犯著作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六十万元;王某违法所得三十万元、郑某违法所得三十万元予以追缴。

      【典型意义】

      近年来,类似游戏抄袭、换皮等涉互联网著作权侵权案件明显增多。一款成功的网络游戏,往往需要耗费创作者大量的心血和精力,历经无数次测试、修改才能出炉,后期还要持续维护、升级,成本浩大。但是未经著作权人许可,直接通过不正当渠道和手段获取软件源代码或者通过反编译程序对代码进行加工甚至换皮,将其改头换面成一款新网游,研发成本非常低,却能轻易获取暴利,从而严重影响网络游戏产业的健康发展,挫伤权利人研发的积极性。本案的审理秉持最严格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理念,加大对侵权者的打击力度,有力保护了软件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本案入选了江苏省版权局2020年查处侵权盗版十大典型案例。

       


案例十:“通域”不适宜企业名称撤销案

      【简要案情】

      通域空间结构公司成立于2004年3月22日,系由原徐州通域集团公司(成立于1992年)改制而来,其一般经营项目包括建筑金属网架、钢结构、玻璃幕墙、屋面工程制造、安装、工程设计等。通域空间结构公司曾承建国内多个大型钢结构建筑工程,其“通域”企业名称及品牌在本市及省内乃至全国钢结构建筑行业中,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通域建设工程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23日,经营范围包括土木工程、市政工程、公路工程、室内外装饰工程、土石方工程、钢结构工程、建筑安装工程、建筑幕墙工程设计、施工等。通域建设工程公司于2012年9月11日向徐州工商局提出企业名称核准申请,徐州工商局对其申请的企业名称“通域建设工程公司”予以核准。通域空间结构公司以该企业名称侵害其相关权利为由向徐州工商局提出名称争议,未获支持,遂向江苏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仍未获支持。通域空间结构公司不服,提起诉讼。法院经审理认为,虽然徐州工商局核准通域建设工程公司企业名称符合我国企业名称管理的相关法规、规章的规定,但在对通域空间结构公司提出的争议审查时,未能从不正当竞争的角度充分考虑通域建设工程公司企业名称的不适宜性。遂判决撤销诉争行政行为,徐州工商局依法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典型意义】

      本案涉及对企业名称注册申请程序和企业名称争议处理程序的区分理解,企业名称争议处理程序是有别于企业名称注册申请的制度设置,承载了与后者不同的制度功能和价值取向,更多地体现为对企业不适宜名称的纠正及对在先权利人民事权益的保护。工商行政部门在核准企业名称时的审查标准是申请的企业名称“不得与登记主管机关辖区内已登记注册的同行业企业名称相同或近似”,而在审查企业名称争议时则应注意从不正当竞争的角度审查争议企业名称是否适宜。本案是徐州市首例知识产权行政诉讼案件,本案的裁判思路和裁判结论对提高徐州市行政机关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规范其自身具体行政行为具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媒体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