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期

2021.05.27.徐州法院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新闻发布会

嘉宾介绍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党组成员、副院长 岳彩领
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 刘建航
宣传处处长 褚红艳

视频简介

2021年5月27日的发布会由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岳彩领、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刘建航、宣传处处长褚红艳发布。发布会的主要内容是徐州法院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工作的相关情况。

提问·互动

发布会实录

发布会开始。


徐州法院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新闻发布会



新闻界的各位朋友:

      大家上午好!

      未成年人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少年审判被誉为“特殊的希望工程”,徐州法院历来高度重视对未成年人的司法保护,少年审判工作起步早,基础好。近年来,徐州法院着力打造“一体两翼、四轮驱动、四项机制”的“1244”少年审判“徐州模式”,涌现出“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集体”“全国法院少年法庭工作先进个人”等先进典型,实现了省级青少年维权岗全覆盖和5家国家级青少年维权岗新突破。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法治思想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新时代未成年人审判工作的意见》,2021年5月24日,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丰县人民法院少年案件审判机构正式揭牌,实现了徐州两级法院少年审判专业化机构再次全覆盖。对于进一步加强少年审判工作,提升少年审判专业化建设水平,加大未成年人权益司法保护力度,保障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具有重要意义。

      一、审理少年家事案件的基本情况

      (一)涉少刑事案件审理情况

      2020年,全市法院共审理一审涉少刑事案件74件,与2019年基本持平。

      全市两级法院一审审结刑事案件中未成年人犯罪人数共计90人,与2019年基本持平,比2010年下降85.8%。其中被判处轻刑的未成年罪犯占比较高,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的未成年人共计58人,被判处缓刑、管制等非监禁刑的共计22人,五年以下轻刑率为88.9%,其中非监禁刑率为24.4%。

      (二)涉少民事案件审理情况

      2020年涉少民事案件数量为1412件,较2019年的1548件有所下降,同比下降8.8%。涉少民事案件类型主要集中于变更抚养关系纠纷、抚养费纠纷两类,占总数的77%。

      二、徐州法院少年审判五大亮点

      一是抓队建,打造专业化审判队伍。选用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热爱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工作和善于做未成年人思想教育工作的法官负责审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现有14名负责少年审判的法官获得心理咨询师证书。加强法官及司法辅助人员的业务培训,保证每年至少组织一次专题培训,不断提升、拓展未成年人审判队伍的司法能力。从共青团、妇联、关工委、学校等组织的工作人员中选聘具备一定青少年教育学、心理学知识的人员担任人民陪审员,并选聘53名人民调解员、51名心理疏导员等社会第三方力量助力少年案件化解,不断优化审判资源配置。

      二是强配套,提升少年审判效果。贾汪、铜山、鼓楼、睢宁、新沂5家法院均设立少年家事审判中心,建成少年圆桌法庭、客厅式家事法庭等特色法庭,设置心理疏导室、单面镜调查室等辅助场所,形成以审判为中心的多功能服务平台,贾汪法院“圆桌法庭”被写入江苏省中学思想品德教材。建立法润失足少年教育基地、“同画人生”青少年帮教基地、“中国好人”青少年教育基地、徐州女童保护支持服务基地、阳光少年德法教育基地等16个青少年关爱帮教基地,开展法治教育和关爱帮教实践活动万余人次,帮助53名失足青少年解决就业就学问题,促使其顺利回归社会。

      三是精创新,完善少年审判工作机制。制定出台《子女抚养纠纷实务问答》等工作细则和指导性意见,统一两级法院裁判尺度,建立健全类案统一机制。落实未成年人前科封存制度,把反对家庭暴力作为少年家事审判改革的重要内容,首发监护权证明书,建立健全专业化审判机制。制定《在少年家事司法工作中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施意见》《涉少民事案件常见问题审理指南》等规范性文件,建立了纲目齐备的少年审判工作机制。强化理论调研,围绕低龄未成年犯罪、性侵未成年人、校园欺凌等社会热点、司法难点问题加强调查研究,为制定司法政策、完善国家治理提供理论和实证支撑。

      四是广协作,构建关护维权网络。会同团委、妇联、教育、公安、检察等部门出台十余份规范性文件,共同做好社会调查、预防校园欺凌等工作,构建家庭、学校、社会、网络、政府、司法“六位一体”青少年法治教育及未成年人保护新格局。铜山法院快审快结一起宣告失踪案件,为事实孤儿认定提供了司法依据,解决了此类困境儿童无法及时获得救助的程序屏障,被评为第二届江苏省未成年人保护十大事件。加大普法宣传力度,83名法官790余次前往各类学校开展法治讲座;邀请万余名师生走进法院,通过参观未成年人维权展室、旁听庭审、模拟法庭等活动,切实增强未成年人法治意识。携手团委、妇联、检察机关开展回访帮教活动,回访徐州籍未成年犯757人次。向国家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发出的《关于加强教材审查修订的司法建议》,获评全国法院优秀司法建议。

      五是重效果,充分发挥少年审判职能。少年审判被誉为“特殊的希望工程”。市中院立足审判主职主业,坚持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切实依法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严厉打击将未成年人作为侵害对象的犯罪案件,从重处理。对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坚持“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充分体现“寓教于审、惩教结合”的少年审判特色,做好庭前、庭中、庭后教育工作。在办理涉少民事案件过程中,始终贯彻调解优先原则。以法理、诚心感动当事人,化解双方矛盾。2020年,全市法院涉少民事案件的调解率平均达到65%以上。对涉及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人身损害、道路交通事故损害、医疗纠纷等案件,用足民事强制措施,通过冻结财产、查封扣押等确保法院判决的履行,充分保护未成年人的民事权益,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三、下一步工作打算

      徐州两级法院将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法治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紧紧围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目标,从以下几个方面聚力打造“一二四四”模式升级版。

      一是践行“和谐司法、恢复性司法、专业化司法”三大理念,切实增强少年家事审判引领力。在案件办理中强调感情沟通、注重调解和解,把消除对立、恢复感情、实现和解作为纠纷解决的目的和价值取向。在涉少审判中,强调以教育、引导代替刑罚、惩戒,减少司法给未成年人造成的二次伤害。建强专业队伍,选任具有一定社会阅历、具备心理学等多重知识背景的干警从事少年家事审判,通过系统化、精细化的教育培训,加上全方位、多层次的实践锤炼,聚力打造专业化审判队伍。

      二是强化“两大支撑”,切实增强少年家事审判“硬核力”。 持续深化机制创新,在用足用好现有制度机制的基础上,扎实推动理论探究和机制建设,为少年家事审判赋能加力。健全反家暴联动机制,化家暴行为表现形式,厘清司法认定标准,统一司法裁判尺度。加强信息共享,注重与妇联、团委等部门的沟通协作,搭建起协同高效的反家暴联动平台。探索建立性侵未成年人罪犯从业禁止及信息查询机制,对相关犯罪人员落实从业禁止,协调相关职能部门,尽快建立全市性侵害犯罪信息库,规范查询范围和查询方式,着力降低未成年人受侵害风险。结合涉少刑事案件特点,系统推动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完善速裁程序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轻微刑事案件,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的,可以适用速裁程序、简易程序或者普通程序简化审理。

      三是聚焦“三大抓手”,切实增强少年家事审判“主动力”。着力打造司法品牌,积极开展司法品牌创建活动,聚力推动“一院一品”建设,制定“一院一品”建设工作方案,切实为少年家事审判增动力、添活力。着力强化协同治理,将少年家事纠纷置于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和市域社会治理中来谋划、思考和推动,探索少年家事纠纷协同治理新模式。着力夯实基层基础,强化党建引领和专业能力,开展政治轮训、业务培训、疑难问题研讨、岗位练兵等活动,全方位提升少年家事法官综合素质。扎实推进教育整顿,通过深学、严查、实纠、精建,整治顽瘴痼疾,清除害群之马,着力优化司法生态、提升司法公信。加大宣传推介力度,立体化展示少年家事审判的主要做法、工作成效和特色亮点,争取社会各界的更多支持。



案例一:秦某某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案

——指定最优监护人,切实维护未成年人利益

       


      【简要案情】

      秦某的母亲因犯罪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在监狱服刑,父亲因病去世。秦某的姑姑秦某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撤销秦某母亲对秦某的监护人资格;指定其为秦某的监护人。法院查明,秦某自出生后三个月起跟随秦某某及其丈夫共同生活,所有开支均是由秦某某夫妇负担。秦某某夫妇均有退休养老金,两人一致表示愿意共同抚养秦某。法院经审理认为,秦某母亲目前正在服刑,无法履行监护职责,其监护人资格应当予以撤销。秦某作为一名未成年人,没有经济来源,生活上的费用均是由其姑姑秦某某负担,生活上也是由秦某某予以照顾。秦某的父亲、祖父母已经去世,外祖父母与秦某多年来亦无联系。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从情感上,秦某已经形成了对申请人秦某某的依赖,从有益于秦某身心健康发展,最大限度保护未成年人利益的角度出发,指定秦某某作为秦某的监护人。

      【典型意义】

      该起案件对于为事实孤儿指定监护人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尤其是要做好突发事件或家庭变故影响导致未成年人的生活处于无人照料或监护缺失的救助保护工作。本案中涉及的未成年人秦某是不幸的,父亲病故,母亲被判处无期徒刑,同时秦某也是幸运的,他的姑姑给予了他一个温暖的家庭,给予他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怀,无论是感情上还是经济上,申请人秦某某都做到了“视如己出”。虽然根据法律规定,在担任未成年人监护人的顺序上,外祖父母要优先于姑姑,但需从实际情况出发,从保护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为未成年人指定一个最优监护人。

     

案例二:周某某要求增加抚养费案

——父母对未成年子女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未成年子女在必要时可以主张增加抚养费

     

      【简要案情】

      周某与房某离婚时约定:儿子周某某由父亲周某抚养,房某每月支付周某某抚养费400元,直至周某某年满18周岁止;周某某将来因治病所产生的医疗费及差旅费,待实际发生后凭票据由房某承担55%,周某承担45%。周某与房某均系农村户籍。周某某患有先天性肾上腺皮质功能增生疾病,现仍需治疗。自周某与房某离婚后,周某为周某某花费医疗费及差旅费近10万元。房某与周某离婚后按月支付抚养费400元,但未支付过医疗费及差旅费。周某某诉至法院要求房某增加抚养费并支付医药费及差旅费。法院审理后,判决房某按其与周某约定支付相应的医疗费及差旅费,并将抚养费从协议约定的每月400元增加至600元。

      【典型意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五条规定,离婚后子女抚养费的负担,由父母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上述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可以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出协议或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夫妻离婚时,在离婚协议中约定的抚养费数额,是基于离婚时的生活消费水平作出的,但如果客观情况变化,如原定抚养费数额不足以维持当地实际生活水平的,或者子女因患病、上学实际需要超过原定数额的,等等,从“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以及父母对子女抚养义务的角度,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主张增加抚养费。本案中,周某某患有先天性肾上腺皮质功能增生疾病,且马上进入青春期,从其身心发展及现实生活消费需求出发,酌情增加抚养费,切实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权益,让其感受到母子亲情和社会的温暖,有利于其身心健康发展。

     

案例三:巢某与周某离婚案

——坚持“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合理确定未成年人的直接抚养人

     

      【简要案情】

      巢某、周某于2010年经人介绍相识,2012年8月生育双胞胎女儿巢某一、巢某二,同年10月登记结婚。双方婚前、婚后感情一般,常因家庭琐事发生矛盾,夫妻感情日渐淡漠。自2017年11月起双方分居,期间,巢某一人在外地生活,巢某一、巢某二跟随周某在徐州生活。2020年2月,巢某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第三次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周某表示同意离婚,双方就财产、债权债务分割达成一致意见,但对婚生双胞胎女儿抚养权问题存在争议,均要求抚养。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巢某、周某长期生活在不同的城市,双胞胎女儿一直随周某生活,并已入小学就读,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师生及同学关系,贸然变更学习及人际环境不利于其成长。两个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女儿,随母亲一起生活更为方便妥当。而双胞胎子女的成长有其特殊性,她们彼此依赖程度更高,共同生活比分开生活更有利于其健康成长。巢某工作性质所致,在时间上照顾女儿多有不便。综合分析双方情况及子女现状,判令两个女儿暂由周某抚养更有利于其健康成长。

      【典型意义】

      法院在审理抚养权纠纷案件时,应当坚持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未成年子女在父母离婚后到自己成年前还要度过一段成长期,这一时期也是人生的关键期。在这段成长期中,未成年子女在生活、学习上都需要一定的物质与精神条件。本案中,巢某长期在外地工作居住,未与两个女儿共同生活,巢某的工作性质不能保证有足够的时间照顾孩子;两个女儿长期和周某共同在当地生活,由周某直接抚养,能维持孩子稳定的生活学习环境,周某亦有能力抚养,周某也不存在不适合抚养孩子的法定情形,故法院审理后判令由周某直接抚养两个女儿。法院在确定未成年子女的直接抚养人时,要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原则,以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身心健康成长为出发点,实现他们的最大利益。

     

案例四:薛某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借助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妥善化解涉未成年人伤害案件

     

      【简要案情】

      2019年11月,李某驾驶电动自行车,撞到跑步过马路的薛某(事发时7岁),造成薛某颅脑损伤。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薛某负主要责任,李某负次要责任。经鉴定薛某颅脑损伤构成九级残疾、开颅清除右颞叶部分脑组织构成九级残疾。薛某遂起诉要求赔偿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损失共计20余万元。诉讼中,李某认为薛某因颅骨缺损修补术使用的PEEK板属于极高档修补材料,遂申请对薛某用该材料的合理性及使用普通材料的费用进行鉴定;经向有关专家咨询,PEEK板确属高档材料,如鉴定,薛某的医疗费可能有很大一部分得不到支持。经多次与双方当事人及代理人沟通,并邀请网格员参与调解,双方最终同意按照8万元计算修补材料费,法院根据责任比例对本案进行了判决。

      【典型意义】

      近年来,涉及未成年人的道路交通事故逐年增加,由于未成年人身材相对矮小,车辆撞击平面较成人高,撞击后倒地,常致颅脑损伤。一般家长在治疗时会选用价格昂贵的高档材料,但参照普通材料的价格,大部分的医疗费将不能得到支持。本案中,从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保障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角度出发,由于薛某正处于生长发育的少年阶段,使用PEEK板更有利于其恢复及成长,故法院在审理时,未直接启动鉴定,而是通过调解及邀请网格员参与的方式,促成双方就材料价格达成一致意见,并充分考量当事人现状,确定双方责任比例,对受伤孩童的利益给予了充分保护。该判决最大限度地维护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同时将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功效落实到个案审理中,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案例五:刘某与李某、某小学健康权纠纷案

——家校合力,共同护佑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简要案情】

      原告刘某、被告李某均为被告某小学五年级学生。一日上午课间,刘某为其好友打抱不平而找到李某,并在教室外的走廊间拉扯李某,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两人互撞过程中,刘某将李某撞倒,李某在爬起来后便拳打刘某的眼部,致其眼部受伤。另,据某小学提供的照片及活动记录显示,学校曾对在校学生进行过安全教育。法院审理后认为,刘某与李某发生争执致刘某受伤,监控显示,争执过程中李某多次主动打刘某,存在明显过错。涉案事件是因刘某为他人“报仇”主动找到李某、拉扯李某而起,刘某自身亦存在一定的过错。涉案事件发生时,狭窄的走廊上学生追逐打闹,秩序较为混乱,在刘某和李某争执、冲突的较长时间内,没有老师制止或维持秩序,某小学亦存在一定过错。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事件的起因、经过以及当事人的过错程度等,酌定李某、某小学的责任比例分别为70%、10%,李某、某小学应分别按责任比例赔偿原告刘某的损失。

      【典型意义】

       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校园中遭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在教学实践中,学校应注重将安全教育常态化,经常排查校园内的安全隐患,及时制止学生不当打闹的行为,为学生提供一个安全的受教育环境。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家庭教育对未成年人的成长同样至关重要。在家庭生活中,父母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要注重教育其与同学友好相处,遇事冷静处理,不在危险场所打闹嬉戏。少年强则国强,未成年人是国家的未来,学校及监护人应妥善履行自身职责,努力为国家培养优秀的接班人。

     

案例六:张某某与张某一、张某二、张某三继承纠纷案

——根据具体案情合理确定继承份额,对缺乏劳动能力的未成年人予以照顾

     

      【基本案情】

      原告张某某系未成年残疾人,其与被告张某一、张某二、张某三系同父异母兄妹关系,父亲张某死亡后,张某某将张某一、张某二、张某三诉至法院,要求继承其父张某房屋。法院审理后查明,诉争房屋系张某和第一任妻子(张某一等人的母亲)的共同财产,根据法定继承的相关规定,平均分割遗产的话,张某某能分得房屋的5/32,张某一、张某二、张某三各能分得房屋的9/32。张某某系未成年人又是残疾人,系缺乏劳动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的继承人,依法应当适当多分得遗产,故法院判决张某某与张某一、张某二、张某三对争议房产享有相同份额,对张某某予以照顾。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继承纠纷,根据法律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本案中,被继承人生前未设立遗嘱及遗赠扶养协议,故本案适用法定继承处理。对于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但是对生活有特殊困难、缺乏劳动能力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应当予以照顾。本案中,张某某系智力残疾的未成年人,缺乏劳动和生活自理能力,因此在分割遗产的时候,应当适当多分得遗产,这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司法案件中的具体体现。



媒体报道